[Other]郑大世及其背后的组织探究

朝鲜与葡萄牙的比赛,以屈辱性的7:0结束了战斗,朝鲜队必须收拾行囊返回平壤了,但其明星前锋郑大世并未与球队一起乘机离开。郑大世,事实上从未在朝鲜生活过,因其在球场上的能力及与巴西队比赛前热泪盈眶一幕,使其成为媒体所追逐的明星。

郑大世,在日本出生,在日本成长,现效力于日本球队川崎前锋(Kawasaki Frontale),足球网站Goal.com亚洲版编辑约翰·杜尔登(John Duerden)认为他“或许可能会在英超踢球”。他被认为是日本足坛最顶级的球星之一,能从韩国得到大量赞助费,然而在国际比赛上却代表日本和韩国均视为仇敌的朝鲜队出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答案要从在日本朝鲜人联合总会(Chongryon,方便起见,下文全部简称为“联合总会”)说起,在官方机构缺失的情形下,联合总会成为朝鲜在日本实际上的代表机构。它实际上由在日朝鲜半岛人及朝鲜侨民组成的机构,在意识形态上认同朝鲜,经营着一所网络学校和大学,向学生灌输相应的意识形态教育。

郑大世,作为这一体系的产物,尽管他是传统的朝鲜半岛南方家庭第三代移民后代,为了替朝鲜征战,选择放弃韩国公民身份。在他所放弃的国度韩国的一些公民中,他的意识形态立场使其获得了特殊的尊重,以及“人民鲁尼”的称号。(与英格兰球员韦恩·鲁尼有关)

这一初生的英雄——在俱乐部共出场160次,踢进63球——为其开发机构联合总会赢得了声誉。而该机构本身就有一段肮脏的历史。联合总会成立于1955年,是代表在日本经常被压迫的朝鲜族少数民族利益的两个团体之一,在1960时代其全盛期,声称有一百万成员。由于其类似于非官方大使馆的地位,该机构成员能以免受惩罚的方式参与向朝鲜违法的现金转移。

大多数资金来自在日本非常普遍的弹球盘赌博场所,这种赌博场所往往由朝鲜族人经营。由于朝鲜侨民在劳动力市场受到歧视,转向这种冒险方式来维持生计。这种被逼无奈的企业家精神使得在日朝鲜人联合总会一度成为摇钱树——能够跨海向独裁的金日成政府运输资源。

时至今日,尽管有郑大世的明星影响力,联合总会已处穷途末路。据估计,其成员仅约以前的十分之一,部分是由于对金日成的儿子金正日政权的普遍不满。朝鲜的经济失败,及涉及绑架日本公民导致政治献金收入的大幅流失,与此同时,频繁的税收调查进一步加紧了其收入来源。

某种意义上来说,联合总会是朝鲜历史的缩影。联合总会经济实力下降,与其相对的机构(与韩国结盟的Mindan)曾经一度非常弱小,现在则相对繁荣。世界杯或许给了他们一个亮相的机会,但就像“人民鲁尼”的国家队一样,在日朝鲜人联合总会或许最终会让亲爱的金将军(Dear Leader)失望。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